模拟屏

网站地图 | 企业邮局 | 在线加盟 | 网上招聘

客服中心:400-686-1880

详细新闻

电力改革要以建立安全经济运营的电力系统为目标

新闻来源:网络 | 作者:申乐科技 | 日期:2013-10-11 09:24:57

       改革必须有明确的目标,不能为改而改,适合国情的改革才能建立有中国特色的高安全、高效益的电力系统,国家和百姓才会从中得到实惠。

 
  把电力大系统人为肢解,就会不成系统
 
  我想首先表达一个观点。有的专家说,电力系统具有自然的“垄断性”,其实应该说,电力系统具有天然的统筹管控性。统筹管控为的是实现两个目标:安全和经济,再进一步讲还有“高质”,即高的电能质量。“垄断”是经济学范畴的负面概念,“统筹管控”是电力系统调度和运营范畴的概念。
 
  统筹管控的目的就是为了达到安全和经济运营的目标。从这方面讲,我想澄清一个说法——我们经常说的“厂网分开”,这不是个十分科学的提法。电厂和电网就像我们的头和躯体,是不能“分开”的。
 
  “厂网分开”这四个字好像很简洁,但欠准确。准确地说,应该是“厂网分营,统一调度”。这前四个字和后者应并提,缺一不可,这是由电力系统本身的属性决定的,厂网要是真的“分开”那就没有电力系统了。“厂网分开”实质上是经营、管理分开,但还是要强调统一调度,否则就会影响电力系统的安全和经济运行。
 
  我们的电力改革,就我的知识范畴讲,我不同意把包括发电厂、电网以及用户的这样一个不可分割的电力大系统人为地进行肢解,那样就不成系统了。电力系统的改革不是说把一个大的系统切分成小的系统就是“改革”了。我们为什么改革?革者,新也,是要改得更好,是reform,而不是简单的改变,不是简单的——如某位外国名人爱说的——“change”。
 
  我们把大系统切分成若干个小系统,是否就有利于电力系统的安全稳定和经济运行呢?非也!我一辈子在搞电力系统管理、调度和控制,就是为了追求一个统一大电力系统运行的安全和经济性。安全经济双趋优,这就是我们电力系统改革的目标。
 
  电力系统不能随意切分,必须有统一的大电力系统的规模,要有规模效应。在这个规模下,实现安全和经济的优化调度和控制。如果人为地将电力系统切成若干小系统,就说是改革,这并不一定符合电力系统本身的规律,更不利于电力系统的统一调度和管理,很可能会损害电力系统安全经济运行目标的达现,到头来于国于民不利。
 
  在我们搞电力系统的人看来,整个电力系统就像人一样,是一个动态的活体,不能人为地随意切分,否则就会出现问题。美国有一阵特别强调电力市场化运行,大电力系统由若干个相互独立的电力公司组成,运行中各独立公司之间只能依靠合同和协议条文行事。试想,在重大紧急事故发生时怎么可能形成实时的科学的统一调度?谈何保证电力系统的安全稳定性?这是美国电力系统所存在的缺乏统一的事故处理和控制能力的弊端,我们还要去照搬照吗?
 
  目前有的“指导”性文件把改革的目标确定为建立电力市场,好像建立了电力市场就万事大吉了。如上所述,由于电力系统的天然属性,决定了不可能采取一般商品营销那样的“纯”市场化的营销管理模式,目前世界上也没有一个范例可以支持“纯市场化电力系统是最合理的电力系统运营模式”的观点。所以只强调和强求电力系统的纯市场化,而不致力于电力系统分层、分级、统一的安全经济双趋优的调控系统的建立,这恐怕会陷入一个误区。
 
  总之,建立纯电力市场(实现上也不可能)不应是我们的最终目标,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建立统筹管控,既安全又经济的电力系统。要鼓励多元办电,并在此基础上进行统筹管控,以达到整个系统更安全、更经济运行的最终目标。
 
  多元办电需要深化改革。要真心欢迎绿色电源、分散电源并网。但并网运行应是有条件的。
 
  首先,上网的电源应该是环保的,产生大量污染物的电源是不宜允许上网的。其次,讲究经济性,效率和效益极低的电厂,还有弄虚作假(上送报批与实际不符)的电厂是不被欢迎的。高污染、高耗能的电源可以定义为黑色能源,这种能源不鼓励发展。再次,绿色能源发电包括风电、小水电、太阳能发电等,只有达到国家制定的统一标准,才能并网。如果达到了标准,应该是受欢迎的。还有电动汽车,既可以作为用户,也可以作为电源并网。
 
  目前我们做得不够的地方是,有些电动汽车的充电站其功率流只是单向的,只卖不收。改革也对于绿色电源和分散电源的接入还有一点不够积极的情绪。包括改变人的思想,应该以更开放的心态,欢迎各种形式的绿色、分散电源接入我们的大电网。
 
  电网线路的经济性不在于送足电,而在于关键时刻顶得上
 
  对于电力系统而言,线路和网络的设计是否合理,主要看它对整个电力系统的安全性和经济性是否起到了积极作用。
 
  从安全性来讲,电力系统运行一天有几个高峰。非高峰时段,线路往往不会满载运行,但是在高峰时段,线路就应发挥作用,应该有达到满载运行的能力。如果线路时刻都处于满负荷运行状态,一旦一条线路出现跳闸,这条线路的负荷就会转移给其他已满载的线路,就可能会形成连锁性故障。故有时输电线路在运行中也需留有一定裕度,特别在夏季水电大发时或用电高峰时段是这样的。美国“8.14”大停电除了有其体制性的问题外,上述对稳定运行不利的因素也不能排除。
 
  另外,高电压等级的骨干联络线路在突发情况下的支援作用也不可小视。从经济性来讲,我们设计线路和网络时,比如龙羊峡水电站送至兰州、西安等负荷中心的750千伏线路,如果遇到枯水年又逢冬季,那这条线路的负荷可能很小;但要到丰水期,又逢黄河上游水量充足,那就显现出这条线路的优势了-——龙羊峡就可以减少弃水,把电送出来。另外,有些高压线路的潮流并不一定是单向的,而是可以丰枯互济、水火互济,调余补缺的,这就带来了经济效益,否则为了满足夏季某些大负荷中心的用电就得再建几个火电厂,这显然是不合理不经济的。
 
  所以,有人说,现在的电压等级很高,还可以多送,如果送不到设计值就是浪费,原来设计的高电压电网就没有必要,这种看法有它对的一面,但是不全面的,应该辩证地看待这个问题。
 
  看一条线路是否经济,不是看在一天、一个时间段是否送足了,而是看在关键时刻能否顶得上,能否充分起到余缺互济的作用。如果可以,就有经济效益,譬如说十年或十五年就能收回投资,那么这条线路就达到了设计初衷,就发挥了应有作用,就提高了整个电力系统的安全性和经济性。
 
  这里有一个问题值得关注,就是目前我国电网有一些高压输电线路,从满足安全稳定运行的角度来看,其输送功率极限尚有不少提升的空间。
 
  我国大型电厂的励磁系统和调速系统控制的先进技术至今无别国可比,但可能因为崇洋、崇西思想的历史过长的缘故,对这些国创的理论、技术并不重视,一遇到安全稳定问题,总想到大洋彼岸传来的概念和技术,哪怕国外技术比我国自主创新技术的价格高两个数量级却达到同样效果,甚至达到我优彼劣的效果。由此可见,“建立创新性”国家谈何容易!自主科技创新成果的浪费比饭桌上的浪费恐怕还要可怕!
 
  要将电力改革向前多看几步
 
  我国的电力体制改革应继续坚持以改革促发展的方针,认真总结我国以往电力改革实践,心明眼亮地把握国际电力改革趋势,从我国电力工业发展的实际出发,取己之长、弃彼之短地完善改革战略,走中国特色的电力发展道路。
 
  我国长期以来发展建设大电网,强调统筹管控,建立了五级管控体制。这带来很多好处,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在全国范围内优化配置能源资源,使整个系统的潮流存在达到优化的可能。要用发展的眼光,将电力体制改革向前多看几步。找准目标,电力改革才能最终利国利民。
 
  从电力系统科学上讲,我并不热烈支持输配分开的观点。因为从发展趋势上看,配电网会在未来电力系统“安全经济双趋优”的运营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比如,非电企业的余热发电问题,这是配网中的问题。把这些余热尽可能地利用起来,有一个巨大的节能减排效益。再如,分散风电、屋顶光伏、微电网、电动车,以及从“需求响应”到需求智能管控等这些技术多是发生在配电网中。这些新型技术多了以后,配电网和配电网中的用户就会成为电力系统实现安全经济运行和平衡电力系统峰谷差的重要组成部分,其重要作用会越来越强地显现出来。
 
  如果输配分开,对于我们统筹利用和优化调控这种面广量巨的新能源和新用户策略的实施是不利的。如果不能统一优化地调度配网,电力系统将失去很大一部分对需求侧能量的控制力,就很难说有利于电力系统的经济运行。
 
  如前所述,要鼓励多元办电,那么以后参加电力系统博弈的单元就更多了。诚然,多端博弈增加了电力系统调度和管理的难度,但这个问题在理论上和技术上都可以解决。该命题在解析经济学(暂定名)中叫做“多端非零和微分博弈论”。实现优化需在电力系统的统一调度下进行优化平衡配置才可行。如果简单切成独立运营小块,只能增加博弈的成本,致使多端非零和(多赢)博弈无解,这和我们要达到的目标正好相悖。
 
  最后,我建议政府多听两方面专家的意见:一是经济管理学专家的意见,二是电力系统专家的意见。 
 
  经济管理学专家可能一方认为拆分得越细越好,另一方则建议统筹管理;电力系统专家也可能有不同的意见。这都没有关系,我党有一件法宝叫做民主集中制,在充分听取、分析了这些意见后,我认为总能找出一个比较科学合理的改革途径,找出一个有远见的、可持续的、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改革方案。
 
  最后再次强调,在此过程中,市场化只是手段,而且不是万能的手段,更不是最终目的。我相信,有了明确目标的改革,不是为改变而改变的“改革”,将带来有中国特色的、高安全、高效益的电力系统,国家和百姓将会从中得到实惠。